南京中科创新广场官网-江北创新创业服务平台|新能源汽车产业|集成电路产业园|产业园招商

中国集成电路年度专利态势分析

分享大咖:徐步陆 上海硅知识产权总经理


 

徐步陆:上海硅知识产权交易中心总经理


智能硬件要跑起来少不了软件、云、信息服务业,这些构成在一起才能组成比较完善的产业体系和完整的产业链。

 

这是ARM网站上的一张比较典型的智能硬件终端结构图:ARVR,现在市场上最热门东西。头端是人机接口,外界信息比如语音、位置怎么被人获取,这些信息通过设备传输导入后进入芯片,主要包括处理器、传感器,然后是软件处理。软件处理也分两部分,一种是基础软件:操作系统、数据库,另一种是智能硬件技术通道:叫算法,这种典型的软件是我们行业的重要特征,今天价值更大。整个人工智能内所有内容和软硬件,我们做了很好的结合。特别要强调的是, ARVR、无人机等新型智能终端做起来是很难的,因为边界约束比较强,传输、硬件和软件一定是定制,定制才能跑出好的结果,不是简单照搬(手机配置)就可以。传统CPU体系结构约束了并行计算的应用能力、而通用GPU功耗太大,怎么用才能较好地进行软硬件结合?通过异构计算硬件里面在底层实现融合,通过复合指令集把几种处理器体系贯穿、重组、剪裁成新的架构,从而把硬件性能跑起来是非常有价值的。

 

这是集成电路产业的架构,中间三个标志性的东西,是mask、wafer、chip。我们比较关心知识产权,首先是IPIP是非常重要的,一个是silicon IP,国际十大IC设计公司占到60%以上,在IP核领域前十大公司是82%,越往高端走,竞争难度越大,价格也越高。还有算法部分,soft IP。其实这才是今天控制全球智能终端的门槛,诸如无人机常用的飞控、避障、稳像,是投资的热点。谷歌是芯片的发源地,北京、南京这些人力资源比较密集的城市做这些算法,是智能终端下一步差异化竞争中比较好的突破方向,同时要结合国际前沿人才

 

知识产权问题分为三部分,一是版图和商业/技术秘密;二是比较重要的IP(技术秘密);三是专利。这张图构成集成电路知识产权的整体架构。

 

IP

 

这是我们单位出版的全球IP地图,比较鲜明地说明了高端知识产权金字塔的分布情况。

 

全球前十大IP公司,前5大公司超过了70%以上,IP公司就那么几家,为什么国内外的第三方IP交易发展这么多年发展都比较慢,因为全部集中在那么几家。但是就不做了吗?我们仍然要做,要创新地做,把服务加进去。对于国内和国外可以考虑收购的IP公司,我们中介主动去接触、渗透、服务、投入,扶植他们,从而壮大自己,对产业而言更是图谋长远的事情。面对集成电路产业投资者而言,其实这些公司都是挺好的收购方向,典型的就是最近的ARM公司收购案。收购这些IP公司,掌握了一定的技术优势,这是开发IC和对应的IC制造,投资回报率会更高。

 

上图较清晰地显示了IP之类高端科技非常多地集中在美国、欧洲,我们排名较靠后。因为欧洲做纯IC制造已经不是很多了,包括最近一个的意大利工厂已经被SMIC买了,欧洲IP公司很多,做小而美的东西,可能只做4000万欧元一年,利润就是2千万,适合小团队做。对于我们的政府来讲,支持IP小公司,这也是双创,而且是高端双创,这个领域还要大幅度支持,布局好,前景光明。在工艺IP 上也是类似,台积电积累是中芯国际的4倍,没有足够的工艺IPIC制造公司的竞争李就弱。加大IP投入也是对行业关注的重要方式,属于强基工程,可以在全球范围做更大的IP投入

专利

 

这些数据可以在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的网站上查到,我们公司完成的,已经做了快十年了。里面可以反映一些情况。对已授权的发明专利来讲,在中国地域外国公司加起来也仍然是优势的。大家可能也注意到最近一个非常鲜明的例子,据媒体报道在手机领域高通拿的是集成电路专利通过对付MTK提供的芯片,直接找上了魅族。换句话,说这个领域要走起来是非常复杂的一件事,我们生意做得越大,越要重视风险。不仅是半导体行业本身,包括下游的显示、通信、整机等行业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存储器在中国的专利情况

这是我们分析的集成电路四大领域,模拟、逻辑、处理器、存储器。我们下面重点讲讲存储器领域,存储器领域是不是可以做?做起来有多大风险?从一家公司取得技术引进拿到授权,是不是就没有风险了?不是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存储器在美国的专利情况

这是在美国的专利。存储器有很多分支,我们想做第二类DRAM,想做第四类3D NAND。美光、三星是全球产业比较大,专利比较多,如果从它们那里引进,代价不菲。第二类公司,包括像高通、谷歌、Rambus这些公司里面也很多专利,还有这些公司的专利如果你去买,也许行。专利运营在国外是专门的一件生意,在纳斯达克至少有七家做专门的专利运营上市公司,它们手里的一些专利是可以流通的。

  布图

 

这是具体的布图排名。我们做司法鉴定,经常看到A公司拿东西找我,我们的鉴定结果给法院拿来做独立证据。特别要注意最近几年法院有了一些集成电路布图纠纷的判例,值得一一研究。

总结

   总的来说IP是一个新的好的投资品种,因为买了IC公司最有价值的就是IPIC专利保护事实上不仅在专利公司同行之间有关系,同时攻击竞争对手下游也是很有用的。专利是非常专业的,很难自由流通,在基础条件不成熟的时候建一个知识产权交易所不太具有操作性。但这可以通过投资一个或一批公司,比如像上海硅知识产权交易中心,让他们设计、开出出一系列的专利投资交易品种,这些交易品种对投资人和公众就有投资价值了。


【采访内容】

记者:您今天来参加2016 IC峰会,对整个峰会有怎样的感想呢?

徐步陆:参加这次峰会,感觉整个江北新区的集成电路企业都是力争上游的面貌,江北新区是山南水北的宝地,在集成电路制造方面已经有一定规模的企业入驻,结合南京在人才方面的优势,也是大有潜力。


记者:您是知识产权方面的专家,那您对IC企业在知识产权方面有什么建议?

徐步陆IC设计其实是一个知识产权高度密集的行业,相关企业应该从三方面来做这个事情。第一,自我的保护,在产业的初期如何布局,一方面避免自己员工流失所带来的损失,更重要的一方面是在以后企业长大的时候,能够应对来自同行或其他方面的知识产权的潜在风险。第二,是防御,小的知识产权公司目前在国际上还是很多的,包括现在一些大公司也专门划出来知识产权的机构,这些机构对设计公司来讲有两种情况,一种是大的设计公司直接在对方的攻击范围内,第二种是小的设计公司,竞争对手发现你很有竞争力的时候就会拿专利来阻击你。第三,如何通过好的方式方法来解决前两个问题,就是要通过知识产权的应用,怎么和国外知识产权积累比较多的企业、在国际上一些创新领域上有想法的公司通过知识产权交易或流通,让自己的产品变得更加有竞争力?怎么通过交叉授权、和解等方式解决知识产权上的各种问题?这些都是集成电路设计企业需要充分考虑的问题。前期还是需要一些组织比如半导体协会的知识产权顾问部,给予一定的支持。


记者:您刚刚提到,对于知识产权,应该由协会、政府等给企业提供一些支持,那么对于像中科创新广场这样以IC设计为主要方向的园区,它们应该怎样更好地给企业进行知识产权方面的服务呢?

徐步陆:我想对江北新区提的想法是,要把对企业的服务从原来单纯提供一块场地的1.0阶段,给场地的同时还有一些基本的服务比如税收、共商等方面的指导的2.0阶段,增加一些EDA、MPW、人才培训等的3.0阶段,变为现在的4.0阶段给集成电路设计企业在风控过程中所需的各种环境,包括IP核的提供、算法的提供、解决方案的提供和全球快速产业链的支撑,最好投融资也可以介入进来,把对企业的服务提到一个新的高度和层面。


记者:那您对江北新区有什么样的寄语?

徐步陆:实在地讲,就是做好定位、做好服务。明确江北新区的优势和定位,并且去发挥这样的优势;把对企业的服务有浅层次的水平提升到新高度,提供差异化的服务。